莲子君r

年更小透明
莫得理智的博士

最强歪王🙃
开袋子的时候看到金光一闪愣了一下,以为银灰前几天到我家是因为今天赫老爷子也要来 ,结果歪了

【雷安】性转头像~

是性转!性转!!性转!!!
不喜勿入w
不是我画的!【重点】
是国外一款捏脸软件啦~
抱图留名~
谢谢喜欢~

(德哈)诉苦屋

时间为战后

有点类似于解忧杂货铺hhhhh

@墨子虞 的生贺

小居生日快乐(๑°3°๑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   对角巷无声无息的冒出一间诉苦屋。

        也许是很早以前就开的,但随着大战的不期而至,纷飞的战火打乱了原本平静的生活,鲜血和痛哭充斥着每一个角落,大片大片的人们离奇的死去……相比之下,一个小店的死活,实在是引不起人们的关注。

       小店装饰简单精致却又不单调,招牌是用花体英文字母洋洋洒洒的拼出“COMPLAINING HOUSE”,建筑的主体为暖色,给人一种无端放松的洋溢之感。而在对角巷的众多建筑中却又能轻轻松松的融入,但又独树一帜。推开门,绣满精致花纹的深绿色帷帐会自动围上来,将空间隔成一个小小的圆,周围施着诸多可以保护诉苦者隐私或保持安静的咒语。上面亮着暖黄色的光,还有一把椅子和桌子,诉苦者就可以坐在上面,诉说自己的心事。而店家的主人就在这幔帐之后,耐心倾听。

       但为了恢复战争带来的满目疮痍,人们付出了巨大的心血和时间,根本没有人来这家店。

       在刚开始,人们想着谁有这个闲情开这个店,而谁又有逸致光顾这个店来诉苦呢?

       可渐渐地,来这里的人越来越多,也许是因为流言,也有可能是好奇,反而是让这家店焕发出了生机。

         一天黄昏,诉苦屋迎来了最后的客人。

        乱蓬蓬的黑发,圆圆的黑色镜框,碧绿的眼睛,闪电形的伤疤,正是前几日刚荣升为傲罗部长、大名鼎鼎的救世主哈利.波特。

        哈利习惯性揉了揉他的黑发,撩起了巫师长袍,大大咧咧的坐在了圆椅上。

        “最近真的好闲啊,”哈利咧开嘴爽朗的笑了笑,“不过这里真的有人吗?”

        幔帐轻轻抖动了几下,表明这里真的有人在听。

       哈利咳咳嗓子,开始滔滔不绝的讲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 “唉,我和女友分手了,至于为什么分手,简直一言难尽。”哈利不好意思的笑了笑,“我必须承认,我一直都不是一个好男友。战争在我们的心灵间留下来巨大的沟壑。在发现怎么填也填不上时,就干脆选择放弃,这样我们两个都会好受。但我还没有向外界公布和平分手的消息,否则一定会引来麻烦,”哈利眨眨眼睛,“也请你保密了。”

       “至于工作啊,现在魔法界一片和平,我简直是无事可做,平时只能帮着抓抓小偷,修修车,干些微不足道的小事,而一个高级一点的职位又有什么用呢?像我这种闲不下来的人,早就准备辞职了。”

       哈利又唠唠叨叨的讲了很多。他说他搬出格里莫广场,自己住进了小公寓,因为他害怕韦斯莱一家安排什么“旧情复燃”或安排他相亲,这反而会煎熬两人的心灵。

        最后,就在他推开门即将离开的时候,他又像是想到了什么,说到:“在这里呆真的很舒服,”他笑了笑,“也许是心理作用,也有可能是因为颜色。这幔帐的颜色就像某些人的领带一样。他脾气傲慢又无理,时而又像个——”哈利歪了歪头“臭白鼬一样,真想让人吊起来打一顿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但我喜欢他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 哈利推开门,冷风刮着他的脸颊,他理了理围巾,走入黄昏。

        德拉科.马尔福撩起幔帐,走到小圆椅上坐下,温度还没散尽,他有些贪恋的眯了眯眼,深吸了几口熟悉而又陌生的气味。这家店是德拉科在整理马尔福庄园的财产时发现的。平时根本没有人管理。也就是说之前的诉苦者们都是对着空无一人的房间敞开了心扉。但今天德拉科实在是闲得无聊,便决定来这里消遣时间。

       德拉科仅仅是抱着消遣的心态,却听见令他惊喜到窒息的好消息。

       他仅仅呆滞片刻,便拽过外袍,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没营养的小段子23333

文中哈利的“唠唠叨叨”是受到春晚的影响……ooc了……算我的

也!许!有!后续(更可能是个小段子)

诸位春节快乐!

小!居!生!日!快!乐!

(新的一年也要沙雕多多)